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杜修經五上井岡山
來源:《百年潮》2018年第6期        發布時間:2018-07-05
孫  偉
  杜修經是井岡山斗爭時期一位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他一生五上井岡山;因“八月失敗”,在《毛澤東選集》中被五次點名批評;一生兩次脫黨、三次入黨。下面將通過一些檔案資料和親歷者回憶,反映杜修經的人生經歷。
  杜修經前三次上井岡山
  杜修經,湖南慈利人,1907年生,1925年入黨,1926年任長沙市學聯總務主任、中共銅官特別支部書記,1927年任華容縣委書記,    1928年3月任醴陵縣委書記、安源市委秘書、湘東特委委員。
  1928年4月到7月,湖南省委先后四次派他上井岡山,第一次到達安源去蓮花的必經之地南坑,由于國民黨的嚴密封鎖,出于安全考慮,未能繼續前行。第二次到了蓮花,但因與交通員失去聯系,加上人生地不熟,又沒去成。
  1928年5月,湖南省委遷到安源之后,只需三五日即可到達井岡山。因而,為了加強與井岡山的聯系和進行指導,再次派巡視員杜修經上山。
  第三次上井岡山,杜修經回憶道:“1928年5月以前的一個時期,井岡山根據地與湖南省委及黨中央都中斷了聯系。為了取得聯絡,5月下旬,湖南省委第三次派我再上井岡山……并帶了省委給紅四軍軍委的指示信,在茅坪見到了毛澤東同志。毛澤東同志看了這封信的主要內容為紅軍要有一個休養生息的地方后,便說道:‘是的,應該這樣。然后由毛澤東、朱德、陳毅等同志陪著我先后給二十九團、二十八團、三十一團、三十二團、軍部排以上干部和被服廠、造幣廠的工人作了傳達。從此,便開始接通了邊界與湖南省委的聯系。后來,省委曾多次派了安源工人和干部到井岡山去,還經常送去了各種藥物。”
  杜修經此次到了井岡山的茅坪、大井、小井、上井、茨坪、葛田等地,較為充分地調研了井岡山的情況,向井岡山廣大干部、戰士、工人傳達了省委指示,打通了黨中央、湖南省委與井岡山的聯系,回去后向省委寫了報告,較好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毛澤東對他很滿意,有以下例子可以證明。據杜修經回憶,毛澤東提出:“希望修經同志就留在我們這兒工作,不要回省委去了,我們要在這里辦一個紅軍大學,就請他來當校長。”與杜修經朝夕相處幾天后,毛澤東在與杜修經的交談中得知對方只有20歲,便提出讓杜修經當他的學生,杜修經當即答應。毛澤東還拿出自己在井岡山搞的許多農村調查給杜修經看。杜修經回憶說,這些珍貴的調查是用賬簿寫的,共有十多本,一尺多高,有寧岡、永新、蓮花的調查,介紹了當地的政治、經濟、土地、人口、社會風俗等情況。朱毛紅軍下山后,這些調查留給王佐保存,后由于袁文才、王佐被錯殺,導致其一直下落不明。
  杜修經第四次上井岡山
  返回安源后,1928年6月15日,杜修經向湖南省委提交了一份《關于紅軍情形、湘贛邊界特委情形、湘南情形的報告》。據他回憶:“我到井岡山時,只是單純地看到軍事上的現實,只看到我們有多少人和武器,敵人有多少人和武器,僅僅看到這些情況。在這期間,毛澤東同志有經驗的總結,但未被我所理解所認識,對這支武裝的存在;邊區的成績是如何取得的;對邊區長期革命斗爭的經驗和經受的鍛煉;對如何來決定我們的行動等都很不理解,很不認識。所以在匯報時,我只單純地講軍事,沒有匯報土地革命、政權建設等問題。”
  該報告提供了一些與實際不符的信息,“因而造成了省委粗率的錯誤決定”,以為井岡山的紅軍處境很危險,要求紅四軍主力“殺出一條血路,到湘南去”。
  湖南省委于6月26日作出《關于軍事工作給湘贛特委及四軍軍委指示信》,并第四次派杜修經去井岡山。杜修經到蓮花得知龍源口大捷的消息,發覺情況發生了變化。在6月30日的永新聯席會議上,杜修經“首先表明了省委決定的不適宜,然后傳達了省委的決定……對于省委的決定,由于我的表態,會上沒有發生爭論,只就省委的這個決定不適宜處作了討論,并通過了不執行省委意見的決議”。就到這時,杜修經的巡視工作還算基本稱職。
  不過,該指示還是在紅四軍特別是由湘南農軍組成的二十九團中產生了不好影響。后來到達酃縣沔渡,二十九團又提出要去湘南,重提執行湖南省委的決定。在軍委擴大會議上,杜修經沒有堅持永新聯席會議的精神。他覺得應征求毛澤東的意見,于是讓部隊推遲一天行動。當他送信到寧岡茅坪時,毛澤東碰巧去永新了。湘贛邊界特委書記楊開明未作慎重考慮,說道:“決定了,就走吧!老毛那里,我跟他說。”這樣,紅軍大隊就去了湘南。
  結果,在湘南失敗,二十九團只有百余人回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也遭受了嚴重損失,邊界各縣相繼被敵人占領,史稱“八月失敗”。在毛澤東率部迎接下,二十八團又上了井岡山。杜修經留下任湘南特委書記,開展武裝斗爭。杜修經于1929年到達上海,向黨中央匯報了井岡山的情況,并認真總結了“八月失敗”的經驗教訓,表示愿意承擔責任。后由于湖南省委遭到破壞,同年冬,杜修經和黨組織第一次失去了聯系。1937年到香港找到了黨的地下組織,于次年夏再次入黨。皖南事變后,第二次與黨失去聯系。
  《毛澤東選集》中提到的杜修經
  杜修經第一次巡視是不錯的,但后來由于他的片面匯報導致了上級對井岡山的誤判,造成了湖南省委的錯誤決定,他的縱容也導致了二十九團冒進湘南。如此看來,他的第二次巡視職責并未履行好。毛澤東很生氣,認為他要對“八月失敗”負重要責任,并建議中央和湖南省委給予杜修經處分。
  井岡山斗爭時期,毛澤東向中央提交了兩份重要報告,即1928年10月5日的《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11月25日的《井岡山的斗爭》。這兩篇重要文獻,于1951年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一卷。《毛澤東選集》所選文章,經過了嚴格修訂才正式出版,凡文中人名都經過謹慎的選擇,而杜修經的名字卻被保留下來。
  “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經同志不察當時環境,不顧特委、軍委及永新縣委聯席會議的決議,只知形式地執行湖南省委的命令,附和紅軍第二十九團逃避斗爭欲回家鄉的意見,其錯誤實在非常之大。”
  “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經和省委派充邊界特委書記的楊開明,乘力持異議的毛澤東、宛希先諸人遠在永新的時候,不察當時的環境,不顧軍委、特委、永新縣委聯席會議不同意湖南省委主張的決議,只知形式地執行湖南省委向湘南去的命令,附和紅軍第二十九團(成分是宜章農民)逃避斗爭欲回家鄉的情緒,因而招致邊界和湖南兩方面的失敗。”
  “杜修經導揚第二十九團的錯誤意見,軍委亦未能加以阻止,大隊遂于七月十七日由酃縣出發,向郴州前進。”
  “第二次杜修經、楊開明來,主張紅軍毫不猶豫地向湘南發展,只留二百枝槍會同赤衛隊保衛邊界,并說這是‘絕對正確的方針。”
  “數天之后,卻由杜修經楊開明堅持省委意見,利用第二十九團的鄉土觀念,把紅軍拉去攻郴州,致邊界和紅軍一齊失敗。”
  在以上兩文中,杜修經受到了毛澤東五次點名批評。由于《毛澤東選集》后來在全國的廣泛發行而使杜修經“聞名”黨內外,也讓他在后半生背負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杜修經第五次上井岡山
  新中國成立后,杜修經回老家慈利中學任教,1949年冬任縣人民政府秘書,1950年任副縣長,1957年任湖南省委觀察員、省委農村工作部干部,1962年任常德師專副校長,直至1975年在該校退休,1985年改為離休。“文革”期間,他多次受到沖擊,遭受過一些不公平的待遇。雖然被打倒,杜修經卻不顧個人安危,多次為被冤屈的老干部、老戰友仗義執言。
  杜修經在晚年留下了許多回憶錄,對自己當年的錯誤進行深刻檢討。例如,他在《八月失敗》一文中這樣寫道:“正當革命勝利向前發展的時候,我卻破壞了這一事業,造成了井岡山斗爭的‘八月失敗,使年輕的紅軍損失一半,邊界政權盡失,被殺之人,被焚之屋,難以數計,幾毀中國革命的根基,其錯誤是非常嚴重的!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在人民革命戰爭勝利的凱歌聲中,重憶‘八月失敗的經過及其先后,我仍是內疚之深,寢食不安!”
  杜修經于1985年3月21日,重新提交入黨申請書。
 
  領導我們革命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七十年來,我曾團結在黨的周圍,為黨的事業工作過。我現在七十七歲,身體尚好,請允許我在黨的直接領導、教育下,更好的為黨工作,以終此身。
杜修經1985.3.21

  申請書上報湖南省委組織部后,在同年8月獲得批準。此后,他任湖南省政協常委,并參加了黨史資料的征集工作。
  1986年7月19日,杜修經以80歲高齡攜夫人參觀了井岡山,這是他第五次上山。故地重游,他追憶半個多世紀前給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造成的損失,仍追悔不已。他對井岡山的同志說:“我對不起井岡山人民。”看到井岡山的巨大變化,他感慨萬千,應當地同志的要求,揮毫題詞,勉勵井岡山人民“在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征途中,發揚井岡山精神,像無產階級革命先輩那樣創建功業”。
  2007年11月13日,杜修經因病去世,享年101歲。
  杜修經對“八月失敗”要承擔重要責任,但他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和發展及井岡山斗爭經驗的傳播等也發揮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作者: 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教授
?
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3d组六稳赚不赔技巧 北京pk10走势技巧 玩彩口诀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 山东时时十一选五 pk10最佳倍投方案稳赚 安徽时时快3走势图 dlt大乐透玩法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 最新时时送金